DYS48-不关风月关风流

我要是有文化该多好

过节辣((o(´∀`)o))欢呼雀跃

节日快乐鸭(´▽`)ノ♪

【逸真】Ding~您的好友[太子殿下]已上线0.0

*这是过节的样子哦吼吼吼吼,欢脱向,让我们一起摇摆~~~

*生子预警,OOC预警,傻白甜,有雷点×,比💗

*提了一句刃凛,就一句,突然脑抽

================================



支持宝贝弟弟去星辰阁求学,是飞霜郡主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事情。

毕业了,娃也满月了。

CTMD什么东西(ノꐦ ๑´Д`๑)ノ彡┻━┻


虽然大侄子真的敲Q敲软敲口耐,和小时候的真真一模一样😍

但这并不能掩盖风天逸那个臭流氓混蛋王八蛋把宝贝弟弟拐走了的事实!




那时候每周五真真从学校回来,雪飞霜都会拉着弟弟的手问东问西。

在学校吃住还习惯吗?与同学相处是不是很愉快?真真这么聪明老师教的东西肯定都学会了吧!可有心上人了?


“唔?!没有没有!”话题突然切换,羽还真愣了一下,连忙摇头摆手。

“有的话不要不好意思,你告诉姐姐,姐姐帮你参谋张罗啊。”

羽还真有些懵地点头应下。


能入星辰阁学习的都是名门望族,弟弟也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若是在此处遇见一生挚爱,而后琴瑟和鸣,举案齐眉,然后生一个更软糯的小真真,啊真是一件妙事~


“哎对了,风天逸有没有欺负你?”

“没有没有,陛下待我特别好,他安排我住在清风苑,里面有很多机关呢!他还送了我很多专业书籍,多一半都是机枢前辈的著作呢!”

提起机枢和机关术,羽还真的眼睛立马亮了起来,嘴角也咧得更开了。

雪飞霜看着弟弟娇憨的样子笑了,抬手帮他把一缕碎发别到耳后,想,真真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一个月后的某一天,当雪飞霜再次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羽还真低下头脸红了。

矮油~这是有情况~


雪飞霜捏捏弟弟的脸,笑着问他,“是谁家的姑娘啊?”

摇头.gif

不好意思了。

“你的同学?”

点头.gif

啊纯纯的校园恋爱~(´▽`)ノ♪

“姐姐认识吗?”

点头.gif

知根知底√(´▽`)ノ♪

羽还真的脸越来越红,像极了碟子里的小番茄。

“哎呀你就直接告诉姐姐吧~”

“是……风、风天逸……”声音小小。


[那柔荑执着白玉碗筷听来人言罢忽顿,神色惊愕,熠熠双眸滞住,启唇似有言语却久久未发].jpg

哦漏!!!我不同意这门亲事!!!(ノꐦ ⊙曲ఠ)ノ彡┻━┻




“还真已经是我的人了。”风天逸毫不避讳地执起羽还真的手,落上一吻。


聪明如雪飞霜怎么会不懂风天逸是何意。

啊啊啊啊啊啊啊风天逸你已经炸成了除夕夜的烟花!!!

雪凛及时出现,抓住雪飞霜要抽鞭子的两只手,展翼把人带回了宫,避免了一场血案的发生。


当初就不该让真真住校,给了风天逸可乘之机。真真还是个宝宝啊!怎么就能和那个恶魔人渣有事实了啊啊啊啊!而且真真这么软萌,那肯定……是被动的一方啊啊啊啊!

飞霜郡主对着一个写着“风天逸”三个大字的沙包拳打脚踢.avi


雪凛表示,风天逸那臭小子,他要是想,白天晚上不是问题,真真在哪儿都一样逃不过。

雪飞霜:我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雪凛:……这是风家基因。

雪飞霜:嗯。嗯?!




“飞霜,你怎么好像不开心啊?”

“还真谈恋爱了。”

“真哒?他同学吗?”✪ω✪

点头.gif

啊纯纯的校园恋爱~(´▽`)ノ♪

“我认识吗?”

点头.gif

知根知底√(´▽`)ノ♪

“哎呀你就直接告诉我吧!是谁啊?”

“风天逸。”(눈_눈)


[那柔荑执着白玉碗筷听来人言罢忽顿,神色惊愕,熠熠双眸滞住,启唇似有言语却久久未发].jpg

哦漏!!!我也不同意这门亲事!!!(ノꐦ ⊙曲ఠ)ノ彡┻━┻

风天逸你已经炸成元宵节的烟花了我跟你讲!

人后对着那个写着“风天逸”三个字的沙包拳打脚踢.avi




“慢点儿。”

风天逸给羽还真夹了满满一碟子菜,看他吃得双颊鼓鼓,宠溺地帮他抹去嘴边的酱汁。

羽还真转头朝风天逸笑,然后拿起一颗芋丸喂到他嘴里,“你也吃。”

风天逸拉住他的手,暧昧地舔了舔他的指尖。

羽还真红着脸回头,恰对上易茯苓和雪飞霜满是杀气的视线。

完蛋了,忘记了姐姐们还在。


“怎么了?”风天逸看羽还真咀嚼的动作突然变慢了,担忧地问。

“我……有点冷。”

“冷?”风天逸皱眉探了探羽还真的额上的温度,然后圈住他的腰身,抱着人坐到自己腿上,旁若无人地把下巴搁到羽还真颈窝,偏头咬住他小巧的耳垂,含糊不清地问,“好些了吗?”

“嗯……好、好多了……”

羽还真害羞起来,连脖子都红彤彤的。

风天逸瞧着喜欢得不得了,重重地亲了一口羽还真的脸颊,mua一声灰常响亮。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风天逸已经挫骨扬灰了。

姐姐们想掀桌的心扑通通扑通通快要飞出嗓子眼。

要不是看在真真还没吃饱的份上。


啊啊啊啊风天逸你这个鸟人怎么这么嫑脸的啊丫把你的爪子和喙拿开啊!!!

从小就不该对真真那么宠,让他天天宅在家里倒腾机关,除了各族的美食节、机关展销会以及机枢的新书发布会,都没出席过什么重要场合,这下可好,遇上个风天逸就沦陷了。




“姐姐,苓姐姐,你们……别不喜欢天逸……我是真的……想和他在一起......”羽还真无意识地嘟着嘴,声音都染上哭腔了。

啊啊啊啊这人给真真灌了什么迷魂汤啊,怎么就让真真这么死心塌地的啊!

弟大不中留。哎,算了,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只要风天逸是真心待真真好,真真幸福就够了。




不过风天逸那个不懂节制的家伙……

每次见面真真身上的红痕都遮不住。

天啊噜,真的好担心真真啊!


飞霜郡主和人后一拍即合,轮班扛着40米大长刀在他们寝宫门口听墙根。

不不对,我们明明是光明正大的,姐弟情深,彼此舍不得放不下嘛。

风天逸对此呵呵一笑。

你们都是夫妻恩爱家庭和睦吗老要来插手我们的事情。

那就休怪我搞事了。

送通房,送人参,祝你们幸福。



后院起火了。

姐姐们无奈,决定放他们一马。

只有一个原则问题,那就是要孩子的事儿,必须等真真成年之后。

难得风天逸和她们观点一致。养娃太牵扯时间精力了,他还想多过几年二人世界呢。何况还真年幼体弱,他哪里舍得。




不过朝中大臣们可不乐意了。

男后。未成年。独宠。

随随便便一个关键词都可以脑内个十万八千字皇家秘辛。

于是想借机把家里待字闺中的小姐们一个个塞进宫里,呃不对,陛下有龙阳之好,那——安利一波俊俏的小公子。


飞霜郡主在祁阳宫门口磨刀霍霍:茯苓你今天想吃干煎鸟翅红烧鸟翅还是蜜汁烤翅?




羽还真得到消息,心里面闷闷的,连晚膳都不想吃了,躲进被子里思考人生。

“我的羽后怎么了?”

风天逸坐在床边上,拉下羽还真蒙住头的被子。

羽还真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醋啦?”

风天逸笑着捏捏羽还真肉嘟嘟的小脸蛋,嗯,手感还是一如既往得好。

羽还真摇摇头,坐起来,“我才没有那么小气的,你是羽皇陛下,三宫六院很正常啊。”


反将一军。

d(ŐдŐ๑)不行!你不可以不吃醋!


“你就不想做我的唯一吗?”

“这不现实。我会努力帮你打理后宫的,你就踏踏实实地忙朝政吧。”


(´◑д◐`)等下!剧本不是这么写的!


“我怎么忍心让你这么操劳呢?”

“就我自己的话,更累啊……”


嗯?突然变黄?

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真真变了,真真不爱我了。o(TヘTo)


“他们我谁都没要,饭也不会做,机关也不会做,留着干嘛,当盆栽吗?!”风天逸有点急地抓住羽还真的两条胳膊。

“那……他们要是会做,你是不是就不要我了……”(ಥ_ಥ)


所以其实……羽还真的大度是假装的?

一把抱住。


“怎么可能?我的意思是,会做饭的就打发到尚食局,以后可以负责你的膳食;喜欢机关术的就去做百工,给你当助手或者徒弟……”

“可是……你怎么应付那些大臣还有皇叔啊……”

“皇叔对茵梦婶婶一片痴心,自是能明白我对你的情意……朝堂上那些老顽固嘛,存的什么心思我也清楚得很……这都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情,你要做的,就是养好身子,日后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太子,堵住悠悠众口。”


唔?怎么突然……(⁄ ⁄●⁄—⁄●⁄ ⁄)


还是那么喜欢害羞。

他怎么可以这么可爱(๑>؂<๑)


“好啦别有压力,若是不想要就算了,孕子太辛苦了,我心疼你。”

“我不怕的。”羽还真无比认真地执起风天逸的手,“不是有你陪着我吗?”


正中红心。(*/∇\*)


“嗯,我是你的,谁也抢不走。”

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只是一个窒息的亲亲鹅以,表瞎想。




两年后,羽后殿下的成年礼如期举行。

除了饕餮盛宴、姐姐们和机枢,羽皇陛下还备了一份大礼——风家的染色体。

嗯过生日送个孩子。

可以说是非常不落窠臼超凡脱俗了。




【逸真】Ding~您的好友[太子殿下]已上线2.0

*中秋节快乐哇亲耐滴萌💗

*蛋黄馅的月饼嘿嘿,生子预警,有雷点×,比熏

*我还是个宝宝,就瞎~写写,OOC,求轻喷

*前后文联系不大,套用一个大背景而已,就是真真揣了小包砸

==================================


1.0



场景五



今天羽皇陛下从床上掉下来了吗?

掉下来了。


其实羽皇陛下的床hin大hin大,当时娶羽后进门的时候特意重装的——方便折腾,咳。

但其实除了他俩颠鸾倒凤的时候,这个大床没有什么实在意义。羽后身上软软的滑滑的香香的,羽皇陛下实在是舍不得松手。羽后安全感又很差,所以心甘情愿地被羽皇陛下圈在怀里。两个人黏在一起,占用的空间自然小很多。

不过呢,今时不同往日了。

羽后年幼,体温本就偏高,加上身怀有孕,怀里如同揣了个小火炉,偏偏羽皇陛下担心他受凉,老要把羽后裹得严严实实的,结果就是一个字——热。

再者他正值敏感期,最受不得风天逸动手动脚没完没了地撩拨,所以同榻而眠时别说抱着了,羽还真恨不得风天逸距离他方圆五米开外。

但羽皇陛下又不放心离羽后太远,怕羽后有什么需求或出什么状况他不能第一时间知晓。好说歹说终于得到首肯有机会上床,羽皇陛下也只能可怜巴巴地睡在床边上,几次翻身掉下床去。




羽还真今天就是热醒的。出了一轮汗,浑身粘腻,因为月份大了动几下就腰酸背痛的。偏偏肚子里的鸟崽子根本不体谅他,也跟着闹腾,没有多疼但磨人得很,羽还真安抚了半天也不见消停。

他这儿难受得睡不着,偏偏一扭头看见风天逸睡得正香,睫毛半掩,面色红润,好像还在说梦话。

连叫了几声风天逸的名字他都不醒,羽还真心里更烦躁了,不过也好奇他到底在做什么美梦能睡这么死,于是扶着腰小心地挪过去想听听风天逸在呓语什么。


“宝贝儿……好嫩好紧……”

羽还真的脸一下子红了,恼羞成怒地飞起一脚。

我可***的吧——
( ̄ε(# ̄)☆╰╮o(  ≧ Д ≦  )



风天逸迷迷糊糊地从地上爬起来,看见羽还真抱着肚子缩在墙角,睡意一下子散的没影儿了,春梦更是了无痕迹,赶紧爬回床上凑到羽还真身边。

“怎么了还真,不舒服吗?”

羽还真偏过头去不想理他。


羽后眉头紧锁,额头上出了好多汗,风天逸注意到后是真急了,以为他疼得都没意识了。想把人抱在怀里又怕伤了他,只好压下心头的慌乱,抚着羽还真的头发轻声安慰道,“乖,别怕,我叫太医来,你们不会有事儿的……”

风天逸的声音都发抖了,羽还真看他真被吓着了,心里也没那么别扭了,伸手拉住风天逸的袖子,“我没事儿,就是孩子闹得有点儿凶,你扶我起来……”

风天逸连忙应下,一手揽着羽还真的肩背,一手托住羽还真的腰身把人带起来,让他靠在自己身上,然后小心地帮他揉肚子。

这样一接触才发现羽还真身上湿黏一片,小家伙也在掌心下来回翻腾,风天逸想,羽还真肯定是难受很久了。


“不舒服怎么不叫我?”

“你不是……”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风天逸无比自责,羽还真怀着他二人的血脉如此辛苦,他怎么就光想着……和人亲近呢?

风天逸:😣宝贝儿我错了
羽还真:理解万岁💩



约莫一柱香的功夫,小家伙应该是闹累了,在羽还真肚子里睡着了。

风天逸的手仍不停地帮他揉按着腰侧,柔声问道,“好些了吗?”

羽还真吐出一口气,弱弱地应了一声。

“我们把衣服换一下好不好?都湿了别着凉了。”

“我想洗一下,有汗……不舒服。”

“好,我叫人备热水。”




风天逸抱羽还真到浴桶里,再三确认水温和小凳合不合适,他被热气熏着有没有头晕恶心。

“你别那么紧张,我没事儿,孩子也没事儿。”羽还真看着风天逸紧蹙的眉头宽慰道。

“我不是紧张,就是……眼睁睁看着你受折磨,又不能替你分担,挺愧疚的。”

“你替我分担了啊,喝药的时候我们不都是一人一口的吗?”


羽还真初次孕子,又刚年满二十,这胎怀的也较常人辛苦一些,为了补身子,每天都要喝数碗汤药。风天逸看着都发怵,更别说还在害喜的羽还真了。

羽还真倒是很懂事,总是强忍着不适把药喝下去。不过吐过几次之后人就蔫了,蜷在床角觉得动一下都难受。

风天逸心疼又无力,觉得自己当时脑子里面怕是有生切十二品才心心念念地要一个和还真的孩子。

但是药不喝就更不能好了,哪怕吐出来母体多少也能吸收一些。于是风天逸变着法地哄羽还真喝药,最后干脆两人一人一口,减轻一下羽还真的负担,他也体会一点羽还真的苦楚。


“你说我当时怎么就没想到封飞霜为公主,以后叫她和从灵的孩子继承皇位呢?或者是师父捡到的那个小孩子,我看他当真喜欢你,我们把他接进宫培养培养呢……”

风天逸一本正经的样子成功逗笑了羽还真,“行啦,还有几个月宝宝就出生了,你就别胡思乱想了。你要他听见,该不高兴欺负我了。而且,我是心甘情愿的啊,你愧疚什么……嗯?”


风天逸捧着羽后的脸给了他一个温柔的亲亲,半分旖旎的心思都没动。

“唔……”羽还真推推他,“水都凉了。”

这下风天逸清醒了,帮羽还真擦干身子穿好衣服就抱回了床。



“再睡一觉吧,孩子闹了这么久,你肯定累坏了。”

“那你呢?不睡了吗?”

“时辰差不多了,我收拾一下,该去上早朝了。”

风天逸帮羽还真掖好被角,看着人犹豫的样子有些不忍,干脆又躺回了羽还真身边,轻柔地把他抱在怀里,两只手都十指紧扣。

啊,太久没这样抱着真真睡了,他身上更软更滑更香了(´▽`)ノ♪

奶香。

嘿嘿 (~ ̄▽ ̄)~




场景六



风天逸看着羽还真津津有味地吃酸杏,条件反射地一个哆嗦。

羽还真自孕后尤其嗜酸,杨梅李子类的水果几飞车几飞车地往宫里送,吃饭的时候还要专门配个醋碟。

嗯,羽后肚子里一定是小太子殿下。



“可是姐姐说,我肚子圆圆的,应该是小女孩儿……不过我都无所谓啦,只要宝宝健康就好了。”

“嗯,只要你们都平安快乐。”风天逸重复着,亲了一口羽还真的额角,“当然,儿女双全最好了。”

羽还真脸有些红,小声嘟囔着,“你自己不是也可以生,那些补药不能白喝。”


呵,准是那个臭丫头教的。

当初易茯苓指着他鼻子喊“你连给真真生孩子都不愿意还好意思说爱他”的画面历历在目。


“好啦,就是逗逗你,我真舍不得你再遭一遍罪了。”




风天逸伸手抵在羽还真的下巴上,让羽还真把杏核吐到他手里,右手则递过去一颗青梅。

羽还真咬掉一大口,还给风天逸。

“给你留的,一人一半。”

“……”风天逸挑挑眉,见羽还真一脸认真,低头盯着手里的青梅,抿着唇不知如何回应。

“你嫌弃我……”羽还真的睫毛垂了下去,嘟着红唇,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风天逸最见不得羽还真这副样子了。



以下是此刻羽皇陛下的脑内弹幕——

啊真真怎么这么可爱我最爱真真了真真是我的全部心和肾都给真真人间不值得但真真值得展什么翼当什么羽皇我要黏着真真一生一世想亲想抱想举高高想*啊(((o(*゚▽゚*)o)))

搂过来啾咪一口。


“宝贝儿,我怎么能是嫌弃你呢?青梅的梅与衣袂的袂谐音,分梅不就是分袂吗,分袂是分手的意思,这太不吉利了,就像我们不能分梨吃一样……”

默默地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那……你再吃一个我没咬过的就好了……”


……并不能躲过。

罢辽,天大地大,真真最大。

拿出陪真真喝药的勇气和魄力。

然后面目扭曲了快一盏茶的功夫。

港真,这可比那些汤药后劲儿大多了。




我现在很烦躁,想开车疏解,有小可爱点梗吗

花了四个多小时把它们重新排版插链接备注更新......安利给小伙伴们

主要是衍生系列,没有纯逸真

B站逸真衍生视频推荐

持更



【逸真衍生】【秦方】Life is Wonderful




两个朝夕相处的人,彼此太熟悉对方的生活方式,所以当一方的节奏有变,另一方是很容易察觉到的。尤其是秦明这种心思细腻敏感多虑的人,他很清楚地意识到,方木最近有些奇怪。



比如方木试图劝说他不要接送他上下班了。秦明最近的案子有些棘手,加班加点是常有的事,方木看他实在辛苦,便劝秦明别再折腾一趟了,他近来清闲,坐地铁就好。

比如方木接电话的时候开始有意回避他。上周末他们一起在沙发上看电视,手机响的时候方木便去了阳台。秦明看了下时间准备去做晚饭,途径方木的时候,对方直接转身进了卧室,还顺便关上了门。

再比如那天很晚了方木还在书房查资料,秦明去催他睡觉,顺便问了句在忙什么。方木喝了一口秦明温过的牛奶,关掉电脑,解释说家里有个弟弟明年高考,听说龙番大学的材料不错,想找他了解一下。可秦明分明看到方木在查的那位老师是知名法学教授,他在医科大学读书时听过他的几次讲座。



方木有事情瞒着他。

这个想法萌生出的根根藤蔓缠绕在心脏上,勒得秦明透不过气。

爱人之间也需留有一定空间,这点秦明知道。他不是非要方木推心置腹毫无保留,方木有隐私或秘密他会理解并尊重……只是秦明不明白,是什么事情能让方木这么小心翼翼、非要瞒着他不可的。




秦明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方木正靠在床头翻看着什么文件。

秦明抿抿唇走到床边,叫了声方木的名字。

方木抬眼看他,脸上的慌张一瞬而过。

秦明捕捉到了,心里面又开始发闷,不过还是控制好情绪,“家里的吹风机你放到哪里了,我刚才没找到。”

“啊我用它给冰箱除霜来着,就放外面了……”方木说着,手指用力慢慢把文件夹阖上,“我去把它拿进来。”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了。”秦明按住方木要起身的动作,转身出了卧室。



秦明吹完头发回来的时候,那个文件夹不见了。



“睡吧。”

秦明帮方木掖好被角,随后吻上方木的刘海。

“嗯。晚安。”方木微笑道。

“晚安。”

秦明揽着方木的肩,迁思回虑到后半夜。





秦科长心情不好,烧的就是林队和大宝。

凶手抓到了案子收尾了,那么能让秦科长郁郁寡欢的只可能是木木了。

出于同事角度的关心,也希望赶紧解决问题让老秦别再拿他们泄火了,林涛和大宝使了个眼色,小心翼翼地凑了过去。

秦明本是不愿倾诉的,他一直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开,而且也怕他们嫌他矫情小题大做,但突然想到或许林涛和大宝能通过多方渠道了解到方木的情况,便把他的疑虑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大宝:( ´ 〜 ‘ * ) 

林涛:(#-.-)

也是多余问,两个钢铁直男完全get不到秦明的点。

大宝皱眉眯眼咬咬下唇,“那个老秦,我觉得你太敏感了吧……木木不让你接送他就是心疼你啊,接电话避开你也是怕互相打扰吧,至于那个查资料的事情……它不矛盾啊……”

“就是啊老秦,你别多想了,要不我问问伟哥,可能是他们最近有什么案子木木在忙吧……”

林涛和大宝的宽慰没让秦明觉得多轻松,不过倒是给他提了个醒,能影响方木的,十有八九是工作问题,那绿藤警局里肯定有知情人。





“哎,老秦?啊你是来找木木的吧,他没在这儿,上午就去市局了,下午也没过来,他不是最近在忙那事儿嘛,就老不在队里……”

秦明皱起眉,早上他执意送方木,方木没有推辞,只是在快到的时候和他说调头太麻烦了让他把车停在街对面,现在想来,或许方木下车后直接去了地铁站。

“他在忙什么?”

“哎他没和你说啊,就是那个……”

“咳——”您的好友邰队长突然上线。“那个木木说他回家了,要不老秦你打个电话问问到没到?”

邰伟开口之前重重地拍上了大壮的肩膀,掩饰的意味太过明显,让秦明根本没有办法不胡思乱想。



秦明的心随着听筒里的“滴滴”声沉下去,最后索性挂断电话,烦躁地把手机丢到副驾驶座上。

他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答案。

而且这个想法一旦形成,过去发生的一切都会在脑海中反复上演,似在佐证这个猜测。





方木是刑警,在职的这些年,参与破获过众多大案要案,离死亡最近的一次,是被涉黑团伙留下的炸弹炸伤。

秦明那时候守在重症监护室外,食指抵着磨砂玻璃轻轻摩挲,好像在借位抚摸病榻上那人苍白的面颊。看得久了,眼睛又酸又疼,秦明抬手去揉,意外触到了脸上的一片冰凉。

方木身上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呼吸的起伏都看不真切,秦明不忍心,转移视线去看心跳检测仪,盯着心电图一起一伏,万分庆幸方木还没舍得抛下他。

他是法医,见惯了死亡,可不代表他就能坦然面对。相反,在这个问题上,秦明难得鸡汤。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就有转机,而人一旦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等轮回等转世吗?等不到的,人只有一辈子。



秦明担心方木的身体状况,办出院手续的事情一拖再拖。直到过了他心里划的那个期限,才把方木接回家。

此时方木已经完全恢复了。当然,秦明还不这么觉得,有关方木的一切他还是要亲力亲为。方木知道秦明是被吓到了,所以康复期时他对秦明无微不至的照顾十分配合,甚至贪恋享受这种感觉。他自己也是后怕的。



方木出院的那天晚上,秦明扶方木靠坐在床头,帮他涂祛除疤痕的药膏。

激光手术也是有一定危害的,秦明问了方木的意见,决定还是采用保险一些的方法。

秦明很庆幸,方木伤到的主要是背部和腰腹处,那么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能看到,不会伤害方木的自尊心。



新的皮肉已然生出,伤处呈现淡淡的粉红色,周围是一圈薄薄的阴影,触碰上去还能感觉到细微的凹凸。秦明一寸寸抚摸着,眼圈不可控制的红了。

对方的视线太过炽热,让方木觉得伤口又火辣辣疼起来。

“别看了,很丑吧……”

方木不好意思地笑笑,伸手想捂住疤痕。又突然意识到身上的伤疤太多根本遮不过来,便狼狈地去挡秦明的视线。

秦明没有说话,只是轻柔地拉住方木的手吻上他的指节。

然后又嫌不够地拥住方木封上他的唇,细细研磨那两片唇瓣,借此把那些难以言说的柔情一一吐露。



自此,秦明和方木之间有了一个约定,或者说,是秦明对方木提的要求,每次方木执行什么任务或者是处理完一个案子后,当他们坦诚相对时,他都要对方木的身体进行例行检查——检查他又受了什么伤。

他记得方木身上每处伤疤的位置,甚至比方木还要清楚受伤的时间和缘由。

他想以此提醒方木,他不在身边的时候照顾好自己,尽可能地少受一些伤害,他很心疼他。如果真的受伤了,也不要逞强不要避着他,不要怕他担心生气,不要觉得尴尬,他是他的爱人,他最清楚他的敏感,他可以向他显露脆弱。



除此之外,还能怎么样呢?

秦明是有私心的。

他很想告诉方木,我希望你身上的痕迹都是我留给你的。只是我留给你的。

可是他没有办法。

方木是刑警,这些状况根本避免不了。

而他是法医,不能和方木并肩而战,不能在第一时间冲上去保护他,就连收到方木出事的消息都有延迟。

也正因为他是法医,他更清楚方木面临的东西有多可怖。

可是他没有办法。

这是方木所热爱的所追求的所要守护的,他没有任何权力剥夺。

表彰大会听见方木名字的时候,他是骄傲的,处理案件他和方木配合默契的时候,他是欣慰的。

不过这些正面情绪,在生死面前显得微不足道。

秦明没有办法。

只能在每次方木出事之后,任由内心的愧疚、无力与恐惧一点点把他吞噬。

这可能是唯一一件无奈多久都不能变洒脱的事情。





“秦明,你刚给我打电话了是么?我当时在超市,太吵了没接到,对不起。”

“你去超市买什么?”

“今天回来得早,想给你做顿饭,你什么时候到家?”

“嗯半小时左右吧。”

“好,那我去做饭了,一会儿见。”

做饭?这不年不节的。

最后的、晚餐么……





方木听见开门的声音,知道是秦明回来了,便主动和他打招呼。

秦明应了一声,换好拖鞋进厨房洗手,然后站到方木身边握住他执着菜刀的手,“我来吧。”

“不是说好今天我主厨的吗?”方木笑着看秦明,没有让位。“别担心,我不会把厨房炸掉的。”

“厨房炸了也没关系,你小心一点别伤着自己。”

“行啦,我知道了,你实在不放心呢就看着我做好了。”





食材基本是现成的,处理起来也没什么难度,方木学着教学视频里的样子,照顾秦明的口味做了西式简餐——经典的番茄肉酱意面、奶油蘑菇汤,还有一份沙拉。

卖相还算不错,只是秦明心情烦闷,没什么食欲,虽然是方木亲手做的,可一想到方木主动下厨的原因,秦明就如啮檗吞针一般。



“是不是,不合胃口啊?”

方木这边一盘意面下肚,注意到秦明还在盯着浓汤发呆。

方木对自己的厨艺多少还是有数的。从上学以来,他都是靠食堂和外卖度日,直到和秦明同居之后,这种情况才有转变。不过饮食起居一直都是秦明负责的,他也没什么机会下厨。秦明口味刁钻,方木猜想他可能吃不惯。

秦明放下勺子,抽出纸巾擦了擦嘴唇。“没有,很好吃。”

“那你,怎么吃这么少,不舒服吗?”

“方木。”秦明实在是绷不住了,“你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嗯?”话题突然转换,方木愣了一下,“你知道什么了?”

“你有事情瞒着我。”

见秦明一脸严肃,方木垂眸舔舔下唇,没说话。

“这次要去哪儿?大约多久?军火,毒品,还是人口拐卖?”

“???秦明,你误会了。”





“我怕中间出什么问题,所以是想,等聘书下来了再和你说的。是我不好,我不该有意瞒着你的,让你担心了,对不起……”

秦明看着手里方木的辞职报告批复,如释重负。抬眼瞧见有些局促的方木,走过去温柔地把他抱在怀里。

“不用说对不起。是我自己多虑了。”

“我本来以为,你对于我去龙番大学任教的事情,会很开心的,没想到吓到你了……”

“没有。我现在确实很开心。”尤其意识到是虚惊一场后。





“其实这些年,这个想法一直反复出现,因为自我怀疑,但更多的……是看见你为我担惊受怕的时候……我知道我现在不是一个人了 ,我不能那么自私,连累你……”

“别这么说。”秦明打断方木的话,紧了紧怀抱。



看吧,人总是很矛盾的。

方木说过太多次,我有想过你我会活着我爱你,但是一句话而已,根本给不了人安全感,更何况事实证明,秦明的担心不是多余的。

不过当方木真的表现出自责,为自己的所作所为道歉,秦明又开始心疼。方木因为个人经历这么多年背负的东西太多了,秦明绝对不能让自己也成为他的负担。想让方木敞开心扉活得轻松一些,所以尽可能地迁就他包容他。却无奈这种迁就包容也是有限度的。

方木对秦明的心情是能感同身受的。每次前线追凶同事们发生意外时,他也会愤怒恐惧也会难过自责。秦明是他的恋人,他知道这些情绪会被放大更多倍。可同时,这又是他的职责,他的使命,难以割舍。

于是当方木一次又一次挑战秦明底线的时候,只可能有两种结局——秦明情绪爆发,方木意识到他们并没有相同的追求,于是争吵冷战甚至分手;或者还是维持现状,秦明不断让步,也愈发神经质,同时方木负罪感不断累积,却又无可奈何。

所以万幸,方木最终选择了秦明。





“那离职的各种手续都办好了吗?龙番大学那边情况怎么样?要不要多休息一段时间再去工作?”

“局里的差不多了,大家都很理解我所以过程挺顺利的……边局说如果需要我,还是会叫我去做个顾问的……龙大那边我才刚开始准备所以事情比较多,不过这学期主要是参加一些学习培训活动,离正式授课少说还有半年时间,应该还是很清闲的。”



没有比这更完美的结果了。

秦明根本克制不住嘴角上扬的弧度,“嗯,以后每天都可以接送你,这下终于顺路了。”

“如果我恰好有课的话。”方木也随他笑。“要是没有呢,我就可以在家打扫打扫房间做做饭,等你下班回来。”

“家务活还是我来吧。”

“……你好像信不过我。”

秦明突然觉得方木皱着眉头的样子特别可爱,让人想要吻他。

方木看得出来秦明的视线在下移,预感不好,忙把人往外推。

“……你先去把饭吃完,我辛辛苦苦做了这么久的你还没怎么碰呢。”

秦明还是啄到了方木的唇角。“那我们好好地吃一顿烛光晚餐。我去开瓶红酒放首音乐。”



🎵Ah la la la la la la life is wonderful~

🎵Ah la la la la la la life goes full circle~

🎵Ah la la la la la la life is wonderful~

🎵Ah la la la la la la life is meaningful~

🎵Ah la la la la la la life is wonderful~

🎵Ah la la la la la la it is so... wonderful~



——————————————————

彩蛋:

秦明和方木叫彼此的时候从来都是直呼其名。

只有在床上会有一些变化。

秦科长&方警官

这不是官方,是情趣。

不过以后就是“方老师”了。

啊,今天也是秦科长虚心请教问题的一天呢~

我发现圈子里一对儿新婚燕尔的男女生,他俩一年前的今天还只是普通网友,当时女方评论男方微博:以为你结婚了,男方回:和你结婚啊

天啊我为什么觉得齁甜啊啊啊

#今天也是真情实感“混圈”的一天

P:秦方就差个结尾了我为什么还没蹦完

碎碎念。

前些天翻自己关注的暂淡圈的小姐姐们的微博,发现有一位结婚了,每天都会发写给老公的情话,还有一位是和圈里的男生在一起了(嘿嘿不造是不是因为粉了同一个爱豆),时不时发他们的日常,让我提前了解了结婚前的各种流程,啊就是克制不住自己替她们开心✺◟(∗❛ัᴗ❛ั∗)◞✺

啊我主要是想表达,我这么一个佛系追星混圈的人,和小伙伴们打交道比混圈子真情实感多啦(๑>؂<๑)网络一线牵,很开心遇见你们啊(´▽`)ノ♪表白搭噶(づ ̄ ³ ̄)づ

P:最近事情比较多,码字的时候都是一个字儿一个字儿蹦的,有篇秦方快蹦完了,争取在周六考试前发了,就是那个考点代码和老秦警号一样的考试,让老秦保佑还没怎么复习的我过_(:з」∠)_

找点儿乐子

这码是老秦警号 开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