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S48-不关风月关风流

我要是有文化该多好

(´▽`)ノ♪

【逸真衍生】【代舞】Waiting For You(16)

给还在看这篇文的小伙伴们比💗💗

=================================


张代表又开始了天天住酒店的日子。

家里实在太冷清太空荡了,偶尔回来看一眼他自己都觉得,黢黑阴森,怎么跟影视剧里面的凶案现场似的。

他也就像之前一样,天一黑就各种娱乐场所瞎跑。唯一的区别,就是少了找床伴上床这步。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毛病,对他们一个个的都提不起性.致,离近了都觉得恶心。

风月老手张代表怀疑自己要性冷淡了。

哦也不是,有几次没忍住,幻想着小明星的表情声音动作DIY了。

贤者时间里张代表觉得自己真他|妈憋屈。他打开荤以后就没自|慰过了。




转眼就立了冬。

这次流感来势汹汹,陈舞蹈很不幸地中招了。他抱着保温杯,看着窗外黑压压的乌云,决定下了课赶紧回家休息。

他出发的时候雨已经下起来了。风特别大,伞起不到什么效果,雨点直接打在身上,衣服很快湿了大半。

陈舞蹈加快了脚步,却觉得像踩在棉花上一样不稳当;呼吸急促起来,大量冷气直接涌入肺部,整个胸腔都在疼。疲惫感和细微的酸痛感蔓延到四肢百骸,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发烧了,回到家一量体温果然已经破了38℃,吓得赶紧抠了片退烧药就着买来当午餐的白粥咽了。

味蕾罢工,粥尝起来都是苦的,吞咽的动作更是让嗓子疼得厉害。陈舞蹈难受地哼唧几声,把自己埋进被子里等待药效发作。可胃里只有凉粥和苦药片,被退烧药刺激得很快开始叫嚣,他还是没能压住喉间翻滚的不适感,起身去卫生间吐了个痛快。



他这些日子孤身一人的坚强和担当,就这样被一个普通的感冒发烧打回原形。委屈、无助,好像被全世界抛弃了,生死都不会有人在乎一样。

他记得他原来没有这么脆弱的。

习惯真的是一个可怕的东西。



人在生病的时候最容易不理智。陈舞蹈摸出手机,他突然好想给张代表打个电话。

想听听他的声音,想知道他现在过得是不是真的很好。哪怕张代表不接,哪怕张代表会开口羞辱他。

这个想法在他的脑海里不断放大直到占据整个思绪,扰乱了他的每一寸呼吸。


陈舞蹈咬住下唇攥紧手机,盯着屏幕上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名字,却迟迟没有按下拨通键。

锁屏时间到了,眼前一片漆黑。

在长久的沉默犹豫中做好的心理建设,顷刻间分崩离析。

陈舞蹈一下子失了所有力气,手机落下来,正好砸在心脏的位置上,疼得他鼻尖突然酸涩起来。



“我想他……”

陈舞蹈摸着张代表送给他的灰色蜜桃猫公仔,喃喃道。


——你就是为了它回来的啊?
——粉丝送的,我很喜欢。

——“粉头”送你的礼物。
——?
——我刚知道这猫是一对儿的,现在你身边有我了,不能让它还单着啊。


陈舞蹈阖上湿润的眼睫。

我好想他……



他又梦见张代表了。

张代表就坐在“星艺”家长休息室里的沙发上,他下课带孩子们过去找爸爸妈妈的时候一下子愣住了。

四目相对,张代表笑了,起身走过来揉他的头发,说,“我也来接我们家小朋友”……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陈舞蹈觉得脑袋没那么昏沉了,又给自己量了下体温,确实退烧了。

他从床上爬起来,看外面的雨也停了,便收拾东西准备去医院挂水。

他特别怕半夜再烧起来,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心疼,实在是太煎熬了。他更怕自己烧糊涂了那些平日里藏着掖着的情绪一股脑儿地钻出来,迫使他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比如真的拨通了张代表的电话。




“你这黑灯瞎火的叼着烟也不点,装B给谁看呢?”

张代表听声音辨别出来人,低下头苦笑着把香烟从嘴里抽出来,“戒了。”


撒微笑想起来,自打张代表有了陈舞蹈之后,基本就不和他们这些“单身狗”厮混了。

难得赴回局,也是规矩得要命。快二十年烟龄的老烟枪说不抽就不抽了,瘾上来了就吃薯片嚼糖块;酒倒是没戒,不过也喝不了几口,推脱说我家小朋友不喜欢,特别理直气壮;啊对,聊起来三句话不离陈舞蹈,还总是第一个离席的。

他们这帮子人看着也是大眼瞪小眼,以后都不想带这扫兴的人玩儿了,这是找了个小明星还是找了个爹啊,家教也太严了。


张代表倒是也不怕他们笑他,一边喷香水遮烟酒味儿,一边大咧咧地说着“大爷乐意,你们懂个屁”,然后赶紧回家陪陈舞蹈,留下他们几个面面相觑。

撒微笑作为唯一和陈舞蹈有过密切接触且关系非同一般的人,怕他们对陈舞蹈有什么误会,解释说,陈舞蹈是挺乖的一小孩儿,张代表是真乐意。

最后,他们得出个结论——这是爱情。


可当他们一个个以老父亲看儿子成亲一般欣慰地撺掇张代表带陈舞蹈和他们见面的时候,得到的消息却是他俩已经结束了。

撒微笑担心陈舞蹈,发现他过得不好后,主动和他取得了联系,并时常接济他。

张代表则和原来一样,工作闲暇时频繁出入各种高档娱乐会所。

陈舞蹈不爱和人交心,他怎么想撒微笑并不清楚。可张代表不一样。他们打小一起光屁股长起来的。就算他之前几年隐瞒身份和张代表不怎么联系了,撒微笑也知道,张代表一直”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只走肾不走心。

可对陈舞蹈......这是动真格的了。就冲张代表还延续着洁身自好的优良习惯,撒微笑敢打包票,这货就是情根深种了。


“没再联系一下吗?”撒微笑站到张代表身边,和他一样双手搭在围栏上眺望远方。

张代表当然知道他说的是谁,仍是苦笑,“怎么联系啊……”以什么理由什么身份啊?



“我一直以为在咱们这种人的世界里,真爱都是扯屁……

“我当时追他,也是图一新鲜,觉得这小孩儿挺不一样的……他越吊着我我越来劲,就一门儿心思想和他过下半辈子……

“我也没谈过恋爱,也不知道爱情该是什么样儿的,所以就没法儿给我俩的关系下定义……我就是想好好对他,想让他每天都开开心心的,他笑起来真的特别好看……可是他不开心……

“我反思了,可能就是不合适,那就别再互相折磨了……可分开以后,我老觉着他那张脸在我眼前晃……

“你说他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在外面,身上也没多少钱,会不会吃不饱睡不好,那性子挨欺负了怎么办,最近降温他那腰受不受得了......

“他现在还在我们家门锁的管理员名单里待着呢......我就想,要是我哪天回家,家里有盏灯亮着,多好......“


张代表喝多了话就多,刚刚往旮旯一坐没少灌自己酒,又在露台上被冷风吹了半天,这是“上头”了。

没人比他更清楚更了解陈舞蹈的现状了。撒微笑几次想跟张代表念叨这些事儿,却都没有合适时机,又怕张代表逞强,他再当了罪人。今天真是天赐良机。




陈舞蹈窝在输液室的椅子上,生病让他眼皮发沉手脚发软。可这样的天气对他的腰实在是不友好,受了凉后一直隐隐作痛,现在什么姿势都难受。加上身上一阵阵的发冷,怎么也睡不着。

陈舞蹈盯着吊瓶,想,他真是被张代表惯坏了,怎么娇气成这样了……



手机铃响叫醒了犯迷糊的人。陈舞蹈费力地睁开眼,看见来电显示是撒微笑。

撒微笑帮了他这么大的忙,却说是应该的不要他的回报,陈舞蹈当然不好意思,一直想还这个人情。接到电话第一反应是撒微笑可能需要他做什么,强打起精神来接了电话。


“喂,撒哥。”陈舞蹈开口发现嗓音沙哑得厉害,怕对方听不清赶紧咳了几声,“怎么了?”

对面的嗓音哑得像被砂纸磨过似的,鼻音也特别重。“哎舞蹈,你怎么了?病了?”

“没事儿,就是有点儿感冒,我刚睡着了……”陈舞蹈提高音量,尽力显得自己没那么狼狈。


“你以为车祸随随便便就没事儿了啊?!伤情瞒着你是怕把你吓着!!不好好躺着乱动什么?!多大的人了怎么不知道轻重的啊?!”


撒微笑开了免提,和陈舞蹈对话的时候目光其实一直盯着张代表,想看他作何反应。他听见对面疑似医生的声音时心跳都漏了一拍,张代表明显比他紧张得多。

一直把脸埋在手臂里装鸵鸟的人突然转头抢过他的手机,语气里是压抑不住的惊惧与慌乱。

“你在哪家医院?”


“M大学人民医院。”

电话那头的人不是撒微笑了。陈舞蹈觉得现在这个声音有点耳熟,可眼神和思绪都在看面前的热闹,大脑没反应过来答案就先从嘴里滑了出去。


“乖,等着我。”



【逸真衍生】【代舞】Waiting For You(15)

表一下要填坑的诚意ο(=•ω<=)ρ⌒☆

================================


陈舞蹈有了新的生活圈,也结交了很多新朋友。

他们八卦他的感情经历时,陈舞蹈总是笑着说母胎单身,他们不信,他便随意提几句和张代表的故事。陈舞蹈觉得自己没说错,他和张代表当然不是爱情啊,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有人觉得可惜,他们曾经那么甜蜜过;有人在期待他们的未来,信誓旦旦地打包票他们会HE的,小说里都这么写。

陈舞蹈却表现得很洒脱,笑笑说都过去了,没有以后了。

他觉得自己也是真的洒脱。他没为张代表流过泪,也不觉得后悔,就是偶尔回想起会觉得,如果有些话早点儿说清楚,他们或许有别的故事可以发展。

不过生活没有如果。现在就是最好的结局。




他还是会常常想起张代表。

早上换衣服的时候——哦这件风衣是张代表买给他的;中午点外卖的时候——啊这道菜张代表很喜欢吃;晚上看见公寓楼下拥吻的情侣的时候——嗯这些事情他和张代表也曾做过……

他一直在否认他和张代表的恋爱关系,觉得他们就是单纯的交易,可每次在网上刷到情话啊失恋啊有关内容,还是忍不住对号入座。

回过神后又苦笑着摇头让自己冷静下来,别追忆了,你们已经这样了,再去回想不觉得可笑吗?

而每当夜深人静时,那些平日里藏着掖着不敢去细想的,都会统统闯入他的梦境中来。



他演出结束和队友们说说笑笑进休息室,张代表带着醋意把他揽到怀里,笑着捏他的脸颊,“聊什么呢笑成这副傻样”;

他板着脸和队友们吐槽张代表的坏习惯,他们一个个笑得不怀好意,说“得了吧你这就是爱情”“小点儿声一会儿你对象接你来了”;

他在商场碰到张代表和新欢在一起,他非但没有躲开,还主动以张代表朋友的身份和他们寒暄;

他第一次和张代表发火了,他想问明白张代表到底是怎么看待他们之间的关系的,之前说的话还作不作数,他不想夹在张代表和第三人之间那么尴尬;

他带孩子们去参加市里的比赛,观众席上竟然坐着张代表,眉眼弯弯地朝他笑,表情和他们初见时一模一样……



梦境比他自己要真实。陈舞蹈恍惚了一阵儿清醒后,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这一页怎么就翻不过去了呢……

他没有刻意地要忘记张代表,他觉得那太虚伪了。可现在呢?

关于这个人的一切还是无时无刻不知道又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提醒他:别装了,你就是在乎。


陈舞蹈别扭的一直都是这个。

明明在这段……嗯勉强算得上是感情的经历里,一直都是张代表单方面、自以为是地付出,怎么到头来所有的忧虑、纠结、无措全落到他头上。这算什么,报应吗?

那张代表又如何呢?有没有和他一样的忧虑、纠结、无措?有没有像他现在这样,时不时地想到他梦到他?他相信张代表之前对他的好都是真的,那说明,他在张代表心里还是有点份量的吧……不不、不会的,他是张代表啊,他段位那么高,怎么会在意你……


陈舞蹈烦躁地晃晃脑袋,又双叒叕一次喂自己鸡汤,别再想了,都交给时间吧,总有一天你想起张代表的时候是真的波澜不惊。

和他在一起那么久,你还没长大吗?谈感情多费心力啊,钱才是最能给人安全感的,像张代表一样,想包养就包养谁,多好。




“我刚送还真上晚课去着,还以为迟到了,原来都没来呢……你这自己就喝上了?”风天逸走进包厢,脱了风衣落座。

“没别人,就咱俩。我也怕你回家不好交代。”

“得嘞,但我今儿不能陪你喝了,九点还得接还真下课呢……”风天逸拦下张代表要给他倒酒的手。“你先跟我说说怎么了大晚上跑KTV喝酒,跟你家小孩儿闹别扭了?”

话题就这样转到陈舞蹈身上,张代表握着酒杯的手一紧,缓了几秒钟才开口,“……我们已经分了四五个月了。”

“啊???哥们儿你变了……”


当时张代表对这个小明星多狂热,风天逸可是最清楚不过了,他一度调侃张代表才是被包养的那个。可这么久没问他俩的事儿,突然被告知已经分了,风天逸一时半会儿还真消化不了。

张代表这么独裁的人,分手不是他提的肯定也得他答应,那就是他放弃那小明星了,这转变也太夸张了。算算日子,前后差不多是他和羽还真演那场戏的时候……风天逸一愣,难道是因为他俩?那这罪过可就大了……不过张代表这人套路一向特别多……


“欲擒故纵是不是?”

“没有。”张代表摇头苦笑两声,“我当时想的可明白了,人家根本不拿你当回事儿,老这么吊着也挺没劲的。他刚二十出头 ,以后的路长着呢,我还是别耽误人家了。”

“哎——”风天逸长叹一声,看张代表兴致不高,搭上他的肩安慰着。“行了,也挺好的,自在,张大少接着游戏人间呗,肯定有合适的。我觉得啊,你也未必有多喜欢他这人,就是喜欢这款,那年轻好看会跳舞的多得是呢。”

张代表叹口气,表示肯定地点点头。“是啊,多得是呢……娱乐圈儿十八线的、表面懂事儿其实死倔的……连活儿烂腰还不好的我都找了,可我对他们都……一点儿想法都没有。”

“你是不是因为岁数大了才……?”

“滚蛋!”张代表抄起抱枕砸进嬉皮笑脸的风天逸怀里,然后烦躁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今儿他生日。”




陈舞蹈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发现张代表在微信里给他转了2300块钱,还发了一条语音。

陈舞蹈是个特别没有仪式感的人,逢年过节最大的愿望就是公司能放假让他在宿舍好好睡几天。公司倒是常举办生日公演,但轮不到他这个小透明。他也不在意,反正高强度的练习彩排他那破腰也吃不消。所以每年生日,也就是寥寥无几的粉丝在微博上说一句“生日快乐”,他回个“谢谢”,和平常没什么两样。

张代表竟然记得他的生日。陈舞蹈莫名其妙张代表此举所谓何意的同时,还是有些感动的,所以点开了语音。


张代表说,宝贝儿,生日快乐。

语气温柔得仿佛他们是热恋中的一对儿,久违的声线萦绕在耳边,陈舞蹈听着都恍惚了。

他明明做好的是和张代表“老死不相往来”的打算。可张代表……是什么意思啊?

他不知道怎么回复。连“谢谢”都不想说。他怕对话一旦开始了,就要有好多来回。

可是他和张代表能说什么呢?像小学英语课文一样,How are you ? I'm fine. And you? 特别尴尬。



可能是太久没有得到回复,张代表又发了条语音过来——他大着舌头给陈舞蹈唱了两句生日快乐歌。

哦,喝多了。

那他就更不用回复了,万一酒醒了张代表后悔呢。

所以最后陈舞蹈就装作没看见,顺便万分庆幸微信没有“已读”提醒。



张代表也没有再联系他。陈舞蹈看着张代表的头像上不再有红色的消息提示,竟然觉得很踏实。

如果张代表真的要找他,办法多的是。他也愿意配合,大大方方地聊天见面,就像普通朋友一样。

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说明,张代表并没有想怎么样,他也用不着自作多情,就……假装没事发生过,接着“老死不相往来”,挺好的。

他不想再和张代表有任何瓜葛了。不管今后发生什么,他都不想了。


==================================

陈舞蹈:“真香”警告


【逸真衍生】【代舞】Waiting For You(14)

Q:这是什么古早坑?

Y:久违了Hi~ o(* ̄▽ ̄*)ブ

前文见合集,爱你萌比💗

==================================

陈舞蹈突然觉得手里的粥没了味道,放到床头柜上才发现,吸管已经被他咬得不成样子了。

刚刚张代表的那个问题吓到他了。张代表的态度变得太快,他一时转不过弯儿来。在一起半年了张代表都不肯放他走,昨天他提了一句“分开”张代表气得差点把他强♂了。不过是睡了一觉的功夫,这人怎么就想开了?

不过当时他没有询问张代表过多。张代表的语气让他说不出否定的话。“不作数了,我当时任性了,我其实还想和你在一起。”怕是又要让张代表看他笑话了。


张代表这么问,其实也是想让他说“是”的吧。

他说,如你所愿。

没有丝毫的犹豫,没有反复确认他的答案,也没有调笑他嘲讽他,明显是考虑清楚了,就等他这句话呢。


所以啊陈舞蹈,你在想什么呢,明明是你先提出的要分开啊……他是包养你的金主,除了给你钱以外,他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与你没有关系。现在他同意了,以后你就自由了,就可以去你想去的地方做你想做的事情了。不用再看他的脸色,不用再依附他的喜好了。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结果吗?而且恭喜你呀,你可能是第一个炒了金主的小明星呢。




既然已经定下来了,陈舞蹈一刻都不想多待在这儿了,把手机还给裴特助的时候,直接说了要出院的想法。

裴特助有些为难,“那个张总中午就过来了,你要不等他来了和他说吧。”

“不用了,我们已经掰了。”

陈舞蹈面无表情地开口,语气中是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淡然。

他原本以为自己会舍不得张代表对他的好,会很可惜怎么就变成这副局面了。可是事情真的发生的时候,他特别平静,和当初知道张代表要包养他一样的心情——那就这样吧。不然呢?现在不是挺好的。

可能是因为昨天把眼泪都流干了,把负面情绪也都宣泄完了吧。




陈舞蹈被裴特助送回家后,迫不及待地开始收拾行李。他带来的东西都丢得差不多了,在这里生活的一切都是张代表重新给他置办的。他挑挑拣拣一些必需品塞进行李箱里,又扯了垃圾袋把毛巾牙刷之类的包好丢掉。

既然要走,就走得干脆利落点儿。他不想在这个地方留下自己的一点儿痕迹。估计张代表也不想再看见有关他的点点滴滴。


陈舞蹈本想赶在张代表回来前收拾整齐一走了之,可还是没来得及,还是要面临分别的尴尬局面。




张代表进门,看了看他整理好的大包小裹,抿唇靠在沙发扶手上。

“东西都收拾好了?”

“嗯。”

“小裴说你要回家?什么时候走?我让司机去送你。”

“周末。我打车就行了。”

“这几天你住哪儿?我带你去Kempinski吧。”

“别麻烦了,我找好酒店了。”

“那这卡你拿着……密码是你生日。”

“不用了……”

“拿着吧,没多少钱,总有用上的地方……你那腰,自己注意点儿,好好吃药,不方便过来检查就多和秦明联系,我把你手机号给他了,他会打给你的。”

“……知道了。”



“以后,是不是就不能抱你了?”

陈舞蹈抬眼,恰看到张代表在朝他笑,有点窘迫地低下了头,然后就被张代表抱在了怀里。

张代表温柔地拍着他的背,又揉了揉他的头发,轻声说,“好好照顾自己。”

陈舞蹈放松下来,把下巴抵在张代表的肩头。他闭着眼嗅着张代表身上的味道,觉得喉咙越来越紧,眼眶越来越热。


你快别SB了能不能有点儿出息?陈舞蹈在破功的前一秒恢复理智,从张代表怀里挣出来。

道别的时候这么正经有什么用呢?好端端的包养关系,非要触发个真爱支线。最后谁也没100%攻略谁,还以这么尴尬的姿态收场。

那好吧,就这样,算了吧......




被张代表包养的事情陈舞蹈当然没有和家里讲,他怕这样平白无故地回去惹家人担心疑虑,所以根本没有买车票;他更怕再惹出什么事端,所以对张代表说了谎,躲进了M市的某个角落。


失落肯定是会失落的,但不是为失去张代表,而是因为心理落差——他们分开了,张代表还是那个霸道总裁,腰缠万贯财大气粗,身边照样环绕着莺莺燕燕;而他离了张代表之后,就是一个苦逼的劳动人民,每天为了生计奔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找到真爱。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陈舞蹈吸溜着泡面,如是感叹。


在一起的这些日子,张代表给他的钱他基本都转到了家里,手头上的还要留着吃饭住宿,当务之急,还是先找个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

这样想着,陈舞蹈又有点开心——他终于可以过他这个年纪该过的日子了。他才二十二岁啊,大部分同龄人可不是也在四处实习求职,每天算计着钱要怎么挣该怎么花。他不过是比他们多了几年人生经历——也不知道用什么词汇能形容的一段人生经历。



陈舞蹈还算得上幸运,没几天就接到了平面模特的广告拍摄。接着MV、微电影,一只脚又踏进了娱乐圈。他这次很清醒,只想在这个熟悉的行业里老老实实地当一个十八线,赚点小钱,积少成多,然后风风光光地回老家陪爸爸妈妈。However,又有金主爸爸看上了他。


陈舞蹈哭笑不得地想,原来张代表这个名字还没有NB到可以当他一辈子的护身符啊……

当初被动接受和张代表的包养关系时,陈舞蹈是很淡定的。他想要钱,想要摆脱甄部长的压榨,想要治腰伤,傍上张代表是最优解。可是现在,他没有那么多需求了。而且,他想,怎么可能会有别人像张代表那样宠他疼他迁就他呢……



这次拯救他脱离苦海的是撒微笑。

撒微笑年长他几岁,又是同寝,在NZND这些年一直很照顾他,磕他俩CP的小姑娘叫他们“室友组”。

撒微笑是个隐藏富二代,他也是后来无意间在张代表的交际圈里发现这个人才知道的。

他帮他解决了这件事,让他住在家里闲置的某间公寓,还给他找了份工作——在一家叫“星艺”的艺术培训机构当舞蹈老师。

陈舞蹈被张代表包养以后有意和曾经的队友保持距离,退圈以后更是断了联系,而撒微笑出现得这么及时......陈舞蹈想,不是撒微笑想联络他所以借张代表打探了他的消息,就是张代表在用撒微笑当媒介了解他的现状。

也就是说,张代表肯定知道他没有走了。他还是没有完全逃离开张代表。这次是张代表救的他也说不定。不过,无所谓了。


==================================

断更快半年,不造还有没有小伙伴在坑底等我(>人<;)

和大家说对不起啦,以及,谢谢喜欢这篇的小伙伴们!我敲爱你萌的mua~~~

我我我会努力很快把这篇填完的!(鞠躬退场

忙完一波,存活认证√


最近确实在填坑鸭,就那篇特别特别狗血的代舞(啊我改了脑洞之后没有那么狗血了,开始矫情),攒存稿ing,想写的差不多了几篇几篇速速完结。


每当夜深人静还不犯困的时候就文思泉涌刷刷写,第二天清醒了看着就WC你也太矫情了这都啥情绪变化你到底想让他们咋磨磨唧唧的这么多废话..咔咔删_(:з」∠)_


之前大概其修过一遍我感觉还需要再修几遍,因为我每次看的时候都会陷入蜜汁自我陶醉所以其实做不了什么太大改动(

而且我真的水平太挼不能写长的,尤其这种本来脑洞并不完整全靠日积月累发散不断往里填充的,就经常..写着写着写丢什么,以及伏笔不造咋埋或者埋得乱七八糟(ノಥ益ಥ)


不、不想了,还是睡觉吧,这问题也太多了..给自己奶一波早日完结(算了其实结局我也没想好눈_눈)



花4.8买了副耳机。
唯一的缺点就是插上去手机日常识别不到,仍旧外放。
就突然特别想开车。

ing...
手机:你进来了吗?

~( ̄▽ ̄~)~

【逸真衍生】Tourbillon

这还是那个霸道总裁和万年半红不黑二线小明星起初逢场作戏各取所需结果久生情的烂俗故事..

因为人设方面和代舞还是有很大出入的就假装是新的衍生(就不担心OOC)..

前文

(我发现发车比开车还累,全文3k,尺度较大,不了解ylq瞎写写)

 @catwalk 拯救猫猫的ED~~~

算是一个更文PLAN

一般忙的时候就会有很多想法..


我打算把代舞的那个坑填完,就那个特别狗血的那个(我之前悄咪咪地修了一下,把原来的结局推翻了,我感jio现在没有那么狗血了..


真真穿越那个也想更新(我发现上一次更是去年12月把自己吓到了..),而且我都准备HE了我会说..


接着搞总裁和他的小明星的普雷(ylq实在有趣鸭

脑了很多场合,挑着写一写,尺度会大一点,毕竟我也在成长哈哈..


还有一篇老秦吃醋的文在写..


大概就是酱我也不造会先更啥先完成啥,希望过年之前能多弄一些出来,over.


这是代 @catwalk  发的(因为lo夫实在是太辣鸡了

猫猫超棒哒!恭喜猫老师离当一个正经的MVer这个目标又远了一步(bu


这是一个霸道总裁和万年半红不黑的二线小明星起初逢场各取所需结果久生情的烂俗故事。。。会有后续文。。。

(因为人设方面和代舞还是差别挺大的所以就当作新的衍生啦,不是RPS

前情

只有1k+字的浴室普雷